|
21 ~ 31℃ 多云 高密天氣詳情
客房預訂
入住日期:
離店日期:
預訂

酒店位置

酒店位置

新聞中心

新一線城市:消費升級、發展旅游成重點

發布時間:2019-02-05

西安、重慶、成都、南京、廈門等城市均提到了國際消費中心城市建設,消費升級、商旅文體消費聯動、消費便利化等均是地方刺激消費政策的關鍵。

新一線瞄準“國際消費中心”。很多城市將零售新業態、發展旅游經濟,提檔升級老商圈,發展新零售和旅游經濟當作重點。

  2018年國民經濟成績單顯示,消費支出最終對國內生產總值增長的貢獻率為76.2%。如何爭奪國內的消費市場,成為2019年許多城市的發展關鍵。

  1月27日,陜西省兩會在政府工作報告中提到將西安打造成國際消費中心城市。同天發布的重慶市政府工作報告,也提到將重慶打造成國際消費中心城市。

  按照中央經濟工作會議的部署,2019年聚焦“促進形成強大國內市場”是我國重要工作任務之一。商務部也提到,要開展國際消費中心城市建設試點。

  在近日召開的地方兩會和地方商務工作會上,西安、重慶、成都、南京、廈門等城市均提到了國際消費中心城市建設,消費升級、商旅文體消費聯動、消費便利化等均是地方刺激消費政策的關鍵。

  接受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采訪的官員和專家表示,刺激消費首先要增加居民可支配收入,其次是供給側結構性改革,提供有效供給和消費便利化環境。

  新一線瞄準“國際消費中心”

  2018年,中國人均GDP達到約1萬美元,北上廣深四個一線城市全部進入人均GDP過2萬美元的階段。參照歐美經濟發達國家的經驗,當人均GDP達到一定數字,消費在經濟中的基礎作用會越來越突出,刺激消費已成為政府刺激經濟的重要方式。

  2018年上半年全國各城市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的排名,分別是上海、北京、廣州、重慶、成都、武漢、天津和南京。當然,社零消費只是城市消費實力的眾多指標之一,城市旅游消費、民航旅客運輸量、線上交易、消費便利程度和服務性消費等都是評價城市消費的指標。

  而各地如何謀奪消費中心的地位,成為2019年地方政府工作報告中的重點。

  按照陜西省兩會的布局,支持西安創建國際消費中心城市。報告還提到,培育壯大物流、會展、金融等現代服務業,推進體育、健康、養老等領域服務消費提質擴容。推動文化旅游融合發展,打造國際一流旅游中心。

  重慶提出,積極引導提升消費供給品質,千方百計擴大消費。培育消費新業態新模式,穩定汽車、百貨消費,發展服務消費、健康消費、綠色消費、信息消費,完善進口商品分銷體系,做大網絡零售規模。

  此外,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發現,早在2017年,青島兩會《政府工作報告》中特別提出了關于“爭創全國沿海地區國際消費中心城市”。2018年初,成都提出深化生活性服務業供給側結構性改革,到2022年,成都生活性服務業產業增加值將達到5000億元,初步建成國際消費中心城市。

  對于國際消費中心的提法,一位地方政府智囊專家告訴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,他在2018年就向當地發改委提出了“打造消費中心城市”的課題,不過地方都熱衷上升到“國際”高度,畢竟包括南京、武漢、杭州在內的新一線城市,都習慣以國際為遠景目標。從人口規模與空間尺度上看,這些城市確實與國際城市差不多,但從實際服務的區域范圍看,其實更類似區域中心都市圈。

  以武漢市和南京市為例,武漢對周邊1+8城市圈的虹吸效應明顯,南京對周邊地市以及安徽地區也存在虹吸效應,吸引區域城市圈的消費人群購物。

  刺激消費政策密集

  在地方兩會政府工作報告和年度經濟數據的盤點中,很多城市將零售新業態、發展旅游經濟,提檔升級老商圈,引進知名消費品牌,發展新零售和旅游經濟,當作政府政策引導的重點。

  比如南京提出,爭取國際消費中心城市試點,實施商圈消費引領工程,著力構建智慧商圈、智慧商店、智慧物流,提檔升級新街口商圈,改造建設湖南路商圈,發揮“南京購物”對周邊城市的輻射帶動效應。武漢市提出,鼓勵發展生鮮電商、智慧零售等新業態,培育引進知名品牌旗艦店、體驗店50個。

  中國指數研究院(華中)市場研究總監李國政告訴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,過去地方商業綜合體的數量也會被當作地方消費力的重要指標。“這兩年,二線城市商業綜合體面積過剩,現在中西部城市都在強調改造旗艦店,強調新零售的落地和改造傳統商街,對于中西部城市來說,很多消費轉移到線上,消費資金都到了江浙滬這些‘包郵區’。”

  此外,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發現,新一線城市的消費便利化不斷提速。在新零售和便利店消費方面,新一線城市近年便利店擴張迅猛。以武漢為例,當地代表便利店企業Today便利店相關負責人告訴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,Today于2014年將總部遷至武漢,目前在武漢已設有300余家門店,以堂食、預定自提、半小時送達等新零售模式,提供24小時消費服務。

  據上述負責人透露,2018年Today顧客年齡在18-35歲的占比80%,且客單價穩步提升,說明武漢核心消費人群已逐漸養成在便利店的消費習慣,武漢適時提出建設國家消費中心城市,也給了便利店行業信心,他們正在持續加大對鮮食供應鏈的投入,也在不斷豐富消費供給。

  在發展旅游消費方面,各地都將其作為刺激消費的重點,比較有代表性的是西安和杭州。2018年杭州市入境游客達到420.5萬人次,全年實現旅游總收入3589億,旅游外匯收入38.3億美元。2018年1-11月,西安市接待海內外游客24183.05萬人次,旅游業總收入2414.55億元。

  值得注意的是,被統計的西安游客的數量超過杭州,但旅游總收入數據,西安遠不如杭州。

  西安當地人士將原因歸于西安游客過夜率遠不如杭州,一位過夜游客的消費是“一日游”游客的三倍。2018年,發展全域旅游,通過全面提升“吃住行游購娛”的要素品質,提升過夜游客占總接待人數的比率,已經是陜西全省發展旅游的重點,也是諸多城市在刺激旅游消費方面需要繼續努力的內容。

  目前國內比較有代表的國際消費中心城市以香港最為典型,不管是國際游客、國際航線數量還是相關免稅政策,都讓香港成為購物中心。如何像香港一樣吸引更多的人流、物流、商流、資金流、信息流匯聚,是二線城市打造國際消費中心的重要命題。

  南京社科院副研究員何雨告訴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,南京刺激消費的著力點主要就是服務于周邊城市,包括安徽和蘇北地市。目前二線城市建設國際消費中心城市的主要不足體現在兩個方面,一個方面是硬件上還需要繼續做大做強各類消費載體,豐富消費品類型。另一個方面是軟件方面的,主要體現在對消費者的權益保護上。

  “建設國際消費中心城市,硬件是容易達到的,但難點在軟件。構建一個讓消費者放心的消費環境迫在眉睫,必須要以法治為依托、以權益保護為中心,提振消費信心,倒逼產品質量提升。”何雨說。

  一位接受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采訪的地方官員則直言,刺激地方消費的最好辦法,就是增加居民可支配收入,“老百姓有錢了才會消費”。